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多项目五证全无风险大,三四线城市楼市狂飙样本调查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20年04月25日 20:58

  山西晋城楼市失速:“排号费”大行其道 多项目五证全无

  本报记者/张家振/晋城报道

  在山西晋城市国贸大厦A座8楼,戴着口罩前来了解公园上城项目的市民络绎不绝。为满足供不应求的市场需求,项目开发商山西太行置业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太行置业”)近期紧急推出了“公园上城二期加推项目”20栋房源。市民在缴纳3万元“排号费”后即可优先选房并享受总价九二折优惠。

  不过,在距离营销中心3公里开外的项目工地,公园上城二期及加推项目还是一片五证全无(《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和《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荒地。而早在2017年底就推房销售,至今已基本售罄的公园上城一期、二期至今也没有达到预售条件,近2000名准业主在缴纳20万元左右的首付款后还在苦等交房,等不及的已选择要求太行置业退房退款。

  同属太行置业的水杉爱巢一期、二期,吴王山项目等同样存在五证不全、建设进度迟缓等问题,吴王山项目更是在2014年即开始销售,长达6年后至今无法交房。

  4月20日至22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晋城市调查发现,太行置业旗下项目无证售房现象并非个例。山西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核心成员之一、山西三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三建”)开发建设的晋城和平里项目同样存在没有预售许可证即售房的问题,项目工地则刚开始桩基施工作业。

  晋城楼市从2017年开始一改往日的沉寂,驶入房价高涨的快车道,商品房销售均价从4000余元/平方米一跃迈上7000元/平方米的台阶。在房价高涨之外,晋城市期房为主、无证销售、项目停滞、延迟交房等问题频发,也让当地媒体直呼“晋城楼市中毒颇深”“晋城房价有毒”。

  五证全无的“楼花”

  位于山西省南部的晋城市因“煤矿遍地有、地底藏黑金”,而一度被称为“山西小香港”“太行明珠”。作为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的祖籍地,这里也是富士康(晋城)科技工业园所在地。

  作为资源型城市,晋城正在找寻着产业转型升级的出路,离“山西小香港”的美誉渐行渐远。但最初流行于香港的“炒楼花”售房模式正在这里扎根发芽,愈演愈烈。

  4月21日,记者在置业顾问杨鹏带领下,来到位于晋城市晓庄社区的公园上城二期工地实地“看房”。这是一片连土地平整都没有完成的工地,除了置业顾问提供的一张印有项目区位图和户型图的宣传页外,再无其他。

  记者在工地看到,一台挖掘机正挖掘一座岩石荒坡,荒坡顶处还有未拆除的民房,工地中间有一处深基坑,远处则荒草、树木丛生。尽管公园上城二期项目工地还没开始打桩,但据置业顾问介绍,该项目18栋楼共2000余套房源在2018年就全部售罄了,现在拿出来卖的是前期业主等不及退出来的房源。

  “现在只剩19号楼3楼东边户一套125平方米的房源,均价只要6500元/平方米,马路对面的寺河嘉苑现房已卖到接近1万元/平方米。”杨鹏告诉记者,就看是不是着急住,如果不着急住等个两年,一套就能省下二三十万元,整个项目会在2022年底交房,今年能封顶两栋,计划明年全部封顶。

  低价正是公园上城项目主打的优势。虽然项目离交房还遥不可及,但在工地现场,记者看到有多位市民在置业顾问带领下前来“看工地”。现场的多位置业顾问向记者坦陈,公园上城作为城改项目,目前还没有办理包括《国有土地使用证》在内的所需手续,地已经统征完了,再等三四个月就能办证,项目也会全面施工。

  据了解,公园上城项目是晓庄社区城改项目,规划总用地2179亩,建筑面积约360万平方米。项目开发商太行置业已先后推出公园上城一期、二期,并已基本售罄,包括刚推出的“公园上城二期加推项目”20栋房源,均存在没有预售证甚至五证全无即售房的问题。

  在晋城市国贸大厦A座8楼项目营销中心,同样是一幅热闹的景象,陆续有戴着口罩的市民前来咨询购买公园上城房源。但记者在现场并未看到公园上城项目按要求公示的五证信息。在营销中心现场公示有尚嘉豪庭、尚嘉美庭、公园里等项目五证信息,但记者查询发现,这三个项目分别在2016年、2017年和2019年即已交付。

  此外,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同属太行置业的公园上城一期、水杉爱巢和吴王山项目等同样存在没有预售许可证即基本售罄的情况。在公园上城一期工地门口,贴有“业主需要在太行置业有关人员陪同、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方可进入”的告示,尽管该项目已在2018年就已售完,但记者在现场看到项目至今仅修建到2层左右。水杉爱巢一期也同样刚露出地面,最高的楼栋也仅建至3层左右。

  工商资料显示,太行置业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吴彤。公司由山西省旅游行业龙头企业山西太行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太行国旅”)发展而来,2009年太行国旅开始正式转型房地产并成立太行置业,在晋城先后开发有尚嘉华庭、尚嘉豪庭、尚嘉美庭、公园里等项目。

  对于多个项目存在的无证售房、延迟交付等问题,记者来到位于国贸大厦7楼的太行置业办公室,一位负责行政工作的人员仅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处理过了”,其他问题则以不清楚具体情况为由拒绝回应。

  “排号费”成明规则

  同样存在没有预售许可证即售房问题的还有山西三建开发的晋城和平里项目。官网资料显示,山西三建总部位于山西省长治市,是山西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核心成员之一。近年来,在工程施工总承包基础上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业务,并在太原开发有太原和平里项目。

  晋城和平里是山西三建进入当地开发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具体由子公司山西华盛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记者在位于颐翠商务中心的和平里展示中心看到,项目沙盘上的7栋楼均摆放有“待售”的字样,但据置业顾问介绍,目前有5栋楼已经基本卖完了,只剩3、4号楼以及2号楼少量房源待售,价格在7200元/平方米左右。

  现场置业顾问并不讳言项目尚未取得预售许可证的事实。“现在已经办理了4个证,还差一个预售许可证,要等房子修到10层左右的时候才能办下来,最迟可能年底拿到。”上述置业顾问告诉记者,项目还在打桩,预计2022年底交房。

  据置业顾问介绍,晋城房地产市场比较特殊,大都是本土开发商,资金实力没有那么强,市场上大部分也都是期房,交房时间都得最少2~3年。山西三建作为国企,资金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可以先缴纳1万元的“排号费”,等5月初统一选房,如果选到合适的房源就先交三成首付确定楼层和房源,公司会出具草签合同和收据,等项目封底之后再办理银行抵押贷款。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富士康(晋城)科技工业园B区对面的晋城和平里项目工地看到,工地上停有众多工程机械,三台打桩机正进行打桩作业,并不具备申办预售许可证的条件。一位现场工作人员表示,项目刚开始打桩时间不长,之前一直在做采空区的灌浆加固工作。

  对于晋城和平里项目涉嫌“无证售房”、收取“选号费”等问题,记者向山西三建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时未获明确答复。晋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地产业管理科石姓负责人也向记者确认,和平里项目还没有达到申领预售许可证的条件,按要求不能公开销售,“之前了解到项目通过一些线上平台售房的行为,但钱不是交到公司账户,没法固定证据,检查也存在难度。”

  太行置业在售的“公园上城二期加推项目”同样存在收取“排号费”的问题,办理银行贷款的操作方式也和和平里类似。在国贸大厦A座8楼营销中心,一位置业顾问告诉记者,需先缴纳3万元的“排号费”,并签署“房号确认单”,在集中选房时可享受总价九二折优惠,优惠后均价6500元/平方米左右。以102平方米的三室两厅一卫A1户型为例,房屋总价约66.3万元,在选房成功后需缴纳19.8万余元的首付款,等房屋封顶后再统一办理银行抵押贷款,在贷款批下来之前不需要还款。

  据了解,为规避部分商业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管理存在的违规问题的风险隐患,山西银保监局于2019年底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个人住房按揭贷款管理的通知》(晋银保监〔2019〕93号),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只能对购买主体结构已封顶住房的个人发放住房贷款”。

  多位当地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在晋城收取“排号费”几乎是明规则,大部分期房都是在刚开工甚至还没办完土地手续的情况下就开始销售,等项目拿到预售证的时候房源基本就销售完了,即使有剩余房源,房价也会高出1000~2000元/平方米,但低价也意味着业主会面临延迟交房甚至烂尾的高风险。

  住不进、退不掉的期房

  根据晋城市城区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晋城城区楼市呈现出商品房销售面积大幅下降、房价上涨的态势。其中,城区商品房销售面积35.3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5.5%,期房销售面积31.9万平方米,占商品房销售面积比重为90%;全区商品房销售额21亿元,同比下降18.9%。

  期房销售面积占比九成,也为当地楼市健康发展埋下了诸多隐患。记者梳理人民网(21.030-0.23-1.08%)“领导留言板”发现,在“晋城市委书记张志川”栏下充斥着大量以“太行置业”“公园上城”“水杉爱巢”“退房退钱”等为关键词的留言,当地相关部门对业主反映的问题集中进行了及时回复,但业主关心的交房、退款等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晋城市市民王铎(化名)告诉记者,其在2014年购买了一套太行置业开发建设的吴王山项目期房,合同约定交房日期为2017年底。在发现项目一直没有动工后就找开发商退钱,直到现在项目工程进度依旧缓慢,还没有交房也没有成功退款。

  “当时计划作为婚房使用,如今孩子都大了,只能租住在出租屋里。”王铎表示。

  据了解,太行置业吴王山项目属于晋城市泽州县牛匠村城中村改造项目,牛匠村城中村改造回迁安置楼二期工程(H1地块)目前取得了《建设用地批准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也就是说,吴王山项目在启动销售近6年后,至今仍是个五证不全的项目。

  同样身处等交房、等退款焦虑中的还有泽州县居民黄伟昌(化名)。据介绍,其2017年在太行置业售楼处交了近14万元的首付款,购买了一套水杉爱巢一期的期房,合同约定2019年底交房,如今合同期已过房子才刚露出地面。

  “老家农村的房子已破烂不堪,无法居住,与未婚妻等新房结婚等了近三年,目前还是遥遥无期。”据黄伟昌介绍,水杉爱巢项目到现在连一个证都没有,去售楼部申请退款需要等3~6个月,最后还不一定能拿到钱。

  记者从晋城市委社情民意办公室了解到,目前,水杉爱巢一期项目的前期土地报批手续基本完善,规划及施工手续正在办理中;工程进度方面,土方工程全部完成,1A号楼正负零以下全部完成,1B号楼主体二层完成,2号楼基础完成。二期属于晓庄社区城中村改造项目,目前已完成地勘,正在处理项目区内的地下管涵。

  公园上城一期、二期业主同样面临着收房难、退款难的问题。多位业主告诉记者,他们大多是在2017年和2018年购买的公园上城房源,缴纳的首付款大多在20万元左右,有的更多。有业主去太行置业营销中心填写退房单申请退房后,等了6个月还没有拿回购房款。

  根据晋城市委社情民意办公室提供的项目施工进度,公园上城项目目前办理了晋城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企业投资项目备案证,土地已完成统征手续,修建性详细规划正在调整中,其他前期手续及工作正在推进中。目前一期项目注浆工程全部完成,1号楼桩基及地下三层已完成,3号楼基础垫层及地下三层已完成;公园上城二期项目采空区已治理完成,土方工程在做前期准备。

  从目前的项目施工进度来看,公园上城和水杉爱巢等项目的业主还需要等上2年时间,在缴纳首付款5年后才能住进新房。

  多头管理背后的监管困局

  晋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方面也表示,针对业主反映的太行置业多个项目存在的问题,已对其违规售房问题进行了约谈和处罚,责令该公司停止违规行为,采取措施进行整改,加强和业主沟通联系,同时实行退款销号制度,安排专人负责退款事宜。

  公园上城项目所处的晋城市钟家庄街道办事处晓庄社区则明确表示,太行置业售卖期房和客户购房主要发生在2017年,故售卖和购买行为均不合法,在此背景下建议购房客户接受太行置业的退款,部分客户接受退款,部分客户选择不接受,正在积极调查太行置业售卖和已退款的数量情况。

  不过,晋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并未公开相关处罚情况,该局负责人也未向记者出示具体的处罚信息和依据。该局同时表示,已于今年3月份对太行置业实施为期3个月的重点监管,将密切关注公司各项目工程进展情况,督促加快工程进度,合理安排施工计划,尽快达到交付使用条件。

  也就是说,目前太行置业仍处在3个月重点监管期内。但这并不妨碍公司紧急推出“公园上城二期加推项目”20栋房源,进一步“收割”潜在购房者,前期业主退出的公园上城二期房源也被再度抛到市场上销售。

  项目建设进度缓慢、退房退款滞后的太行置业在项目营销推广上却是另一幅“画风”。记者梳理发现,每逢项目开盘、公司周年庆等关键节点,太行置业都会邀请明星助阵,仅2015年至今邀请过的明星就包括齐秦、王力宏、张信哲、罗大佑、古巨基、张克勤、迪玛希、刘嘉玲、田亮、范冰冰、江映蓉、魏晨、黎明、章子怡、杨坤和吉克隽逸等。

  例如,在2015年吴王山项目开盘及加推时分别邀请的是齐秦和田亮,2017年1月7日公园上城暨晓庄社区城中村改造项目启动发布会上邀请的是黎明。如今,这两个项目均已陷入退房风波,距离项目交付还遥遥无期。

  2019年1月19日,在章子怡、杨坤和吉克隽逸等明星助阵下,太行置业宣布将在晋城建设“山西第一高楼”——510米的太行中心,但该项目至今未有任何进展。晋城市规划局更是辟谣称,在太行置业宣传的项目地址内,尚无建设单位提出改造申请,该局也未在相关用地范围内进行新的规划。

  对于当地房地产乱象等问题,晋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地产业管理科一位石姓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陈,公园上城、和平里等项目存在无证售房的情况属实,当地已对太行置业进行多次约谈,责令公司停止违规行为,采取措施进行整改,并实施为期3个月的重点监管。

  该石姓负责人同时表示,晋城楼市现阶段房地产开发主要以城中村改造项目为主,客观上存在一些乱象,我们也会定期公示取得预售证的项目名单和风险提示。

  记者梳理发现,根据晋城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3月24日发布的《关于购买商品房的提示性公告》,2019—2020年3月晋城市市区仅办理了34张《预售许可证》,涉及的房地产项目不足20个。

  “在执法检查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客观难题,预售许可证由行政审批局下发,行政处罚权在城市管理局,对于一些违规问题我们只能给城市管理局发处罚建议书但没有处罚的权限。”上述石姓负责人告诉记者,工作人员日常也会到营销中心走访了解,但需要在交钱、拿到收据并证明收款账户是开发商账户后才能固定证据,掌握违规售房的证据链比较难。

  

责任编辑:覃肄灵


相关推荐

吃穿住行,人之大事,房子可以是租的,生活不是!

说起现在的外卖行业确实是非常火爆的,人们工作都比较忙碌。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很少有时间外出买饭或在家做饭,而外卖不仅方便快捷而且选择性较多,也没有时间限制,不管是早饭还是夜宵都能让租客吃上可口的饭菜。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外卖产业链逐步完善,餐饮外卖市场逐步成熟。2018年中国外卖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4%,达到3.58亿人,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其市场发展已进入稳定增长期。“新消费”时代给外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2018年外卖品质升级,不断延伸的市场发展趋势和下沉的市场深度,带给租客更多的便利,也带给行业更多的商机。外卖服务人群不断下沉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中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向三四线城市移动,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0%,降幅明显;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合计增加5.8%,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外卖购买力持续增长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外卖用户客单价集中在21-40元区间内,占比54.6%;其次是41-60元区间,占比22.4%;60元以上占比10.5%,其中在某平台内三四线城市100元以上的订单量同比增幅为54%,二线城市为42%,一线城市为63%,外卖用户消费购买力持续增长。外卖附加值逐渐显现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分别有45.0%和22.5%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和2-5个同事朋友和2-5个家人一起订。小编认为,随着在线外卖点餐愈发普及,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多人点餐,外卖逐渐成为社交的新潮流,成为社交新载体,逐渐走进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尤其是在晚餐时段的租客群体中更为常见,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后,不论是按时下班还是加班回家,租客们大都喜欢在出租屋内与租客朋友一起点餐看剧刷综,享受一天当中最为放松的时刻。外卖场景不断外延2018年第四季度非正餐时段外卖点餐比例较2017年第一季度均小幅上升,其中宵夜点餐比例上升2.9%,下午茶提升2.7%,午餐则下降3.6%。小编认为,在线外卖的便利性和全天性促进了用户用餐时段的扩展,有利于提高在线外卖在居民生活中的渗透度,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广大租客朋友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时刻为租客们补充体能,在异乡的漫漫长夜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作伴,不仅能温暖租客的胃,也能温暖租客的心。“吃穿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品之一,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每一项支出都需要合理安排,精打细算。其中房租占据了租客收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不仅如此,许多租客还经常在房租、中介费、押金等支出项目上重复花钱。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广大租客的聚集地——租客网提出了“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的服务口号,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不仅能快速找到好房源,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生活成本,从而获得更高生活质量!“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不仅是租客网对于广大租客的承诺,这也是租客网对于自身服务的严苛条件,致力于完成更高效更便捷的服务升级,一方面大大缩短了房东房屋的空置期,形成长久的发展优势;另一方面增加中介的客户问询量,增加成交几率,为中介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和管理,让更多租客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2020年05月20日 10:50

理想汽车的第一次公关危机

电动汽车启示录有人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这都不是问题,只要认真,现实也可以很丰满。文丨AutoR智驾王硕奇昨日,理想ONE的两起质量问题引发各方的关注和讨论。在接连两天之内,一起高速刹车失灵,一起自燃,让不少汽车消费者开始讨论一个一个新品牌的可靠性问题,但经过一天的发酵之后,从官微的留言来看,似乎舆论指向已经转变成指责理想逃避责任。对于理想汽车这个新品牌讲,这是它要面对的第一次公关危机,而这个危机的发生时间点,却出现在理想ONE大面积铺货的关键节点。根据理想汽车官方消息,截至4月29日,智能电动SUV理想ONE4月已交付用户超过2600辆,环比3月上涨近80%。理想ONE自去年12月开启交付以来,销量表现持续向好,截至4月29日已累计交付超过6500辆。在短短半年内,理想ONE的月销量已经稳坐国内造车新势力前三甲,并且仍然处于快速上升的势头。而理想汽车确立的未来五年至2025年年销售目标是占国内新能源市场份额的20%。根据相关预测,2025年国内新能源市场规模约为500万台,这意味着理想汽车2025年的目标销量将要达到100万台。这一事件及其处置是不是会影响理想汽车后续的表现,现在言之过早。特斯拉、蔚来、威马都曾遇到类似遭遇,并引发外界对电动汽车行业性的质疑。而理想ONE的起火,在于外界对于增程电动汽车这一技术路线安全性的关注。对于这一事件,从理想汽车官微的声明来看,应对此次危机的回应稍显不够周全。在社交媒体时代,湖南长沙一台无牌照理想ONE新车在5月8日中午11点30分着火,随后相关视频和图片在各个渠道进行转发和分享。这其中引发议论的是将"起火"称之为"冒烟",被指偷换概念。12点51分理想官方微博发布声明:"2020年5月8日11点30分左右,湖南长沙一台理想ONE发生了前机舱冒烟的情况,经过现场检测,车辆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目前车辆已经移到安全区域进行检测,有后续调查结果会及时发布。"首先,从事件发生到官方发布声明,时间仅仅用了不到90分钟,从快速响应的时效性上,作为新势力的理想可以说是反应迅速。但从舆论转化的效果来看,并不尽如人意,主要矛盾点集中在"冒烟"这个词语上,毕竟关注理想的吃瓜群众已经从各个渠道看到了相关的实锤图片和视频,此时再用避重就轻的词语替换,已经显得没有意义,甚至产生了负面效果。其次再来看内容"车辆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官方的用意是用来打消消费者对于电池安全性的担心,但也意味着对于已经燃烧的车辆尤其是理想ONE来讲,除了电池的风险,内燃机或其他组件也存在起火燃烧的风险。据了解,这次理想ONE着火原因,理想官方首先排除了电池燃烧的可能,根据理想ONE动力单元和储能单元的布局可以看到,电池分布在底盘下,并非着火的前机舱位置。在当前事故原因尚未明确之前,对于增程式电动汽车这一技术路线的争议则再次抬头。在国际上,增程式汽车一直没有成为市场主流,除了成本过高之外,增程式发动机需要单独开发,第一代沃蓝达由于使用直列四缸1.4L发动机,其油电转换效能并不是很好,而且由于发动机舱高温和三电系统高压的问题已经自燃了好几次了,2012年年内就自燃了三次。因而一直有说法认为增程式动力汽车既有电池动力系统又有燃油系统,其自燃几率也自然比纯粹的电动车和燃油车都要高。而理想ONE所搭载的增程器来自上市公司东安动力,该款三缸1.2T增程器首次点火实验成功在2015年2月,目前已经有多家媒体质疑增程器的研发时间和可靠性问题。智驾君就此事采访了北汽新能源专家曹广平,他表示:"在理论上,混合动力要比纯油或纯电着火概率高。但是实际上,以日本人的质量控制水平,其产品安全性就相差不多。而对于技术积累少的厂家搞混动,相对而言自然故障率就会高一些。"但是这种怀疑也仅仅是怀疑,各界还需等待事故调查进一步明了,真相需要时间。雪佛兰的自燃和理想ONE起火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因此在官方结论出来之前,仅仅依靠研发时间、现场图片推测的结论都没有任何意义,最终是否会出现自燃现象,还要看主机厂的综合实力和品控。不过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在尽快查明原因之时,也需要告知其消费者是否也存在安全隐患。而另一件让理想汽车车主担心的则是一起刹车失灵事故。5月7日,一位理想车主在群内称,理想one在高速上突然遭遇"刹车失灵",最后是靠动力回收产生的制动让车辆滑行到服务区停下来。据腾讯汽车采访理想汽车的官方回应:"我们了解到这位用户的车辆故障已经解决,并协助用户做好了后续的服务,刹车系统不存在安全问题。"而这个回应也被众多媒体转载,但其中主要问题是承认刹车失灵的同时却说刹车系统没有问题,在逻辑上存在矛盾。据一份车辆中控截图和疑似车主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车主曾提到,"使劲踩感觉像卡住了一样,就没敢使劲所以没踩停……",而且中控系统也明确提醒,"助力停止工作"、"自动驻车停止工作"。据了解,在制动方面,理想ONE的刹车卡钳由泛博制动提供,机电伺服助力机构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ibooster系统是由博世提供的。目前理想汽车的回复,主要是根据第一电动网的采访和一张不知来源的截图。理想汽车表示:具体故障是因为软件问题,与硬件无关:"是iBooster系统的故障,目前故障件已经送到供应商那里拆解做分析原因。""这车拿回来的时候,也实际测了,用力踩是可以有效果的,博世的这套系统是有安全冗余的,电子的坏了,机械的还在。"即如果车主使劲踩刹车,刹车系统还是会发挥作用。但截至目前,智驾君仍没有看到官方关于此次事件的详细解释,理想汽车此时缺少一份事故原因和后续保障的声明,以便让更多人放心。任何一家新品牌的第一辆车都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小到漏风漏雨,大到故障自燃,特斯拉就是鲜活的例子。从最初的ModelX开门漏水,再到Model3天窗漏水,甚至ModelS地库自燃影响了同一个地库的车。彼时特斯拉自燃,在特斯拉在没有调查结果时发布的声明相对聪明,在没有细纠事故原因前,先行采取了肯定事故+积极配合+没有人员伤亡的策略。这一当时引发全行业关注的事件,最终平息以至无声。而对于连发两起事件的理想汽车而言,缺乏涉事当事人的关注。对于李想这位最年轻的成功推出产品的造车者,他的青春无敌,他的直言快语是中国轰轰烈烈的新造车运动中一个独特的存大。对于这位技术控的第一款产品,从目前各方的评测来看,理想ONE是一款各方面表现优异的产品。智驾君也曾两次体验报道过这款车型(《鑫哥说车|关于理想ONE的四个问题,在试车之后有了答案》)。而各方对于理想ONE此次起火事件的关注,并非单纯的批评,而在于担心中国消费者刚刚积攒的对电动汽车的信心再次遇挫。2019年因蔚来与特斯拉的两次起火事故,严重打击了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信心并直接影响了当年电动汽车的销量(汽车之家曾有统计)。这两起事故也引发了业界对电池厂家过度增加电池容量的急功近利行为,同时也促使产业补贴政策调整可能引发汽车制造商过度追求续航里程的倾向。在这个夏天来临之际,几天来各地再次出现不少新上市的电动车起火的事故,说明消费者的担心并非多余。而关于理想ONE是否安全的争论,对于是否愿意充当造车新势力第一款车的小白鼠这些问题的争论,李想和他年轻的团队自然要面对,但无论媒体还是业界也需要有耐心,等待官方的事故结论。电动汽车已是全行业的共识,对于尝试新路线,独走增程路线的理想汽车,固然需要关注它的问题与风险,但也需要有宽容的市场环境,包容这样的创新者。智驾精选关注汽车的智驾时代上智驾网(http://autor.com.cn)合作or新闻线索提供,联系邮箱:editor@autor.com.cn

2020年05月11日 11:36

中行出资100亿设立金融租赁公司 注册地在重庆

4月15日晚间,中国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出资100亿元人民币投资设立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作为该行所属一级控股子公司管理。根据公告内容,中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拟为人民币108亿元,注册地为重庆,该行持股比例为92.59%。经营范围包括:融资租赁业务;转让和受让融资租赁资产;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业务;接受承租人的租赁保证金;吸收非银行股东3个月(含)以上定期存款;同业拆借;向金融机构借款;境外借款;租赁物变卖及处理业务;经济咨询;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业务。中行在公告中表示,设立中银金融租赁是为落实新一期发展战略部署、满足客户多样化金融服务需求的重要举措。此举符合行业发展趋势,也符合本行自身业务发展需要,有利于提升本行的综合金融服务水平,增强本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根据公告,中行2019年3月29日和2020年1月6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审议并全票通过此次投资行为,且目前已获中国银保监会同意批复。

2020年04月16日 01:40